欢迎访问淮河源环保志愿者网
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  
 
站内搜索:    
  栏目导航

暗夜里寂寞的舞者

来源: | 点击: | 录入时间:2010/12/16 0:12:07

当易中天先生终于如他的名字一样如日中天的时候,当易中天先生一夜之间生活在风口浪尖的时候,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悲凉。 我们也从此领略到了传媒的威力。在这样一个“棒杀”和“捧杀”肆虐无忌的年代,易先生的出现简直就是一个传奇。有人把易中天和“超女”相提并论,说他是“学术超男”,只是昙花一现的明星。温和者对他善意规劝,激烈者对他口诛笔伐,极端者把他告上法庭,武断者罗织了他无数罪名。我不得不佩服批评者的“良苦用心”,但我更怀疑批评者的动机:无一例外的用了“酷评”。一直以来,我都把“酷评”当作是文人的骂街,很多时候这种街骂并不比“村骂”高明。费尽心机的为同行罗列罪名,何况这罪名还有“莫须有”之嫌。十年寒窗无人问的凄凉和一举成名天下知的喧嚣在易先生身上“精彩”上演。资料显示易先生出生于四七年,今年已经六十有一了。按照中国传统的习俗,这样的年龄也该退休了,那么笔耕很久的他也该为自己的事业画上一个句号了,也该颐养天年了。假如没有百家讲坛,有多少人知道中国有一个这样好的老师,课讲得如此生动有趣?假如没有百家讲坛他也许只能在一个小范围内“零落成泥碾作尘,只有香如故”了。也许若干年后,当我们顺着时光的河流逆流而上的时候,我们才发现在我们的故纸堆里埋没了这样一个卓异的的人才,犹如风干的玫瑰,只有鲜艳没了鲜活。于是,经常想到一句诗“千秋万岁名,寂寞身后事”。幸好是媒体成就了易先生,让他在生命的秋天收获了满谷满筐。因此有论者说得好:精英学术如在云端里坐,不食人间烟火,拒普通百姓于千里之外;文化快餐粗鄙无行,三句话不离食、色、性,过分迎合人的生理欲求。那么“阳春白雪”就不可能进入寻常百姓家, “下里巴人”就不会浸透文化的蕴涵,这是时代给我们的一个难题,而易先生就是这样一个率先垂范的典范。因此我更相信易中天先生是学术下凡,以通俗和活泼打破学术著作的正统、严肃;以时尚和现代去吸引观众;以平面和影像多媒体手法去接纳大众和普及文化知识。在那里严肃和固执不见了,亲切和活泼产生了,道德和迷信不见了,人性和温馨走来了。易先生和其它千千万万的工作者一样,他们都在暗夜里寂寞的舞蹈。当闪光灯打到他身上的时候,人们才看到了他别样的魅力,于是笑到最后的他笑得最好。所以古诗云:“文章千古秀,官宦十年荣”。易中天是学者,所以他纵然一生历经寂寞磨难,晚年也得圆满。他的圆满人生是他选择学者人生的一种必然的回报。而这种回报是以花费半生的心血汗水和青春年华为代价的。正如冰心所说: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! 然而当初她的芽儿 浸透了奋斗的泪泉 洒遍了牺牲的血雨所以我们庆幸易先生有了今天。我深切的知道这种荣耀的背后是板凳要坐十年冷的辛酸,况且易先生何止坐了十年的冷板凳!在这个“知识无用论”甚嚣尘上的年代,在这个迷恋物质无以复加的岁月,在这个满身铜臭压倒油墨馨香的暗夜拐角,我们也该为自己的灵魂寻找一个诗意的栖息地了。不要再让粗鄙的暴发压到优雅的从容了,不要再让金钱的富有遮蔽灵魂的虚无了。我们可以崇拜歌星,影星,笑星,球星,我们为什么不能崇拜学术明星呢?是该崇拜学术明星的时候了。正如一位记者指出的那样,我们现在经常问“知识能值几个钱?”,如果我们反过来问“钱能值几个知识?”,那么我们的社会真的就进步了!

友情链接 | 人才招聘 | 人才招聘 | 人才招聘 | 人才招聘 | 人才招聘 | 人才招聘 | 人才招聘 | 留言反馈
联系电话:0377-68820601 联系邮箱:hnpzh417@126.com
(C)2009-2010 淮河源环保志愿者协会 版权所有 ICP备案: 豫ICP备13021857号-1